寂寞是一種病

我很想你,但我只能把想念你的感覺藏在內心的角落。你曾經說的,其實我都記得,然而我懷念的是什麼,我自己也搞不懂,只知道在內心的一個角落,我感到十分空虛,當我越不想寂寞,寂寞卻過來侵襲我,明明我不在乎,卻還是會有一種空虛寂寞會在夜深時分來襲,偏偏我內心有一個空洞的位置,那位置沒有我,沒有你,亦沒有誰,就是什麼也沒有。找不到能填補那個空洞的感覺,我只有越來越空洞。

其實我們懷念的到底是那個人,還是那時的感覺?只知道當天的心動,早已變成習慣。

You may also like

發表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