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念的味道

Share Button

題記:

       後天要做我第三次的作業演講,談什麼好呢,幾天前在報上看到一篇回味的散文詩,泛起了思念的味覺……

        思念是一種很玄的東西,如影~隨形,相信在座各位都有過思念的經驗吧!思念的味道是怎樣的呢?是甜的?酸的?還是苦和辣的?(請兩位回答,並進行簡單概括)

        雖然每個人對思念都有不同的味覺,但一定認同,她是一種很──很奇妙的東西吧!古往今來,多少文人墨客以此作題材。

        才女李清照以花自飄零水自流比喻自己的孤單,並以此情無計可消除,才下眉頭,卻上心頭。訴說思念的味道;才子柳永以芳草連空闊,殘照滿。佳人無消息,斷雲遠。表達天高海闊,難覓佳人的無奈。

        時至今天,天一樣高,海一樣闊,但要跟一個人聯絡卻並不是難事。節日來了,我們可以給另一半球的人打通電話或是發個電郵,便能送上遙遠的問候。失散多年的童年至友,在facebook的群組網絡上,可以輕易重逢,照樣可以細說當年。大家覺得,思念的愁懷是不是淡了呢?(請兩位回答),有人說是,有人說不是!而我卻覺得朋友多了,聯絡易了,思念的感覺愁卻猶在,只是當中的味道變了。

        歌手蔡依林告訴我們回憶就是淡淡檸檬草,心酸裏又有芳香的味道……繞一圈我才發現我有更遠地平線科技把地域的距離拉近了,朋友多了,聯絡易了,人與人內心的距離卻並沒有拉近!由大學辯論隊成員到中學辯論教練,我最喜歡辯論的一個題目是 科技讓人際關係疏離,不同年代,不同人物和地點,都有不同的論述,最令人難忘的是近年學生們在班際比賽中的一個觀點 父母可以上網看到我們寫的博客,了解我們的感受,那麼大家的關係不是更親密了嗎?孩子們稚氣地以為知道就等同很近,關心就是父母給他們單向的輸送,卻忘了雙向的諒解才叫溝通他們不知道,世界上最遙遠的距離是──你在我身邊,卻不知道我愛你!最近在報上讀到一篇散文詩,很是回味:

海灘旁有一個古舊的電話亭

海浪隆隆的聲音容納起人聲鳥聲萬籟聲

……

對着話筒,聽着海浪,有一種無論等待多久,

也想對方連線的能耐,

接通後我只想問一句“你好嗎?”然後你說:“我很好!

我放下電話,心裡一次又一次地默唸着方才那句“我很好”。

或許每人心中都希望存在着這樣的電話亭,

在缺口處等待每一個釋放的機會。

我很好,你好嗎?

        現代人的思念再不是基於“天高海闊,人海難求”,而是“一種害怕相見無言”的無奈。也許你每天在都facebook的 “add as friend”的名單中看到某人的名字,知道你們有n個共同的朋友,卻沒有讓他成為朋友的理由,因為你知道,即使成為彼此名單內的一個名字,大家的思想也是南轅北轍,但潛意識裏,你會想按進他的區域,看看他的留言和照片,目的只是想知道“你好嗎?”

        孩童年代,思念的滋味是甜的,正如我朗誦過的一首新詩假如此刻,此刻有一隻鳥兒飛過,飛到我的窗前,我知道,那一定是從你的天空飛來……;青春的年華,思念感覺是熾熱的 只要你真心拿愛與我回應,什麼都願意,什麼都願意為你;步入中年,思念是淡淡的青草味,帶著回憶的溫存,以及若有若無,難以捉住的情調;不知人到老年之時,會不會是 縱使相逢應不識,塵滿面,鬢如霜空餘 年年斷腸處,明月夜,短松岡的遺憾?

         很高興在座都不是我要思念斷肝的人,因為每隔兩週,我們又可以聚首了,趁著我們還有心有力,有共同志向的年頭,要好好珍惜這種緣份,免得他日在明月夜,短松岡的境況下垂淚嘆息!

──謹以本文獻給遺下淡淡青草味的人們

Share Button

Facebook 留言

發表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