羊豬老師的快樂哲學——《K星人的快樂之謎》後記

Share Button

“由《開開心心最重要》到《K星人的快樂之謎》,羊豬老師似乎一直都在書寫有關快樂的題材,到底快樂是什麼呢?你自己快樂嗎?”

今年四月二十三日世界閱讀日,我接受中央人民廣播電台的訪問時,主持人這樣問我,我才忽然記起之前出版的著作都是和快樂有關的。是有意還是無意?

事實上,在眾多的題材中,選擇出版這個故事,是無意的。因為繪本出版需要付出的成本比純文字為多,除了金錢上的考慮,更重要的是要尋找合適的畫師。作為尚未有市場的小作者,身價太高的畫家請不起,而畫畫好的朋友又未必會畫繪本。每一次出版,都是一次探索——大家先談好條件和合作方式,然後拿出一堆故事給畫師選擇。其實,畫《K星人的快樂之謎》不是羊豬老師選的,而是一位才華橫溢的年輕畫師林君朗選的。“不急!慢慢選!慢慢畫!”我和君朗說。但君朗是個坐言起行的孩子,他動作比我想像中快,很快在我幾十個故事中選出《K星人的快樂之謎》,且火速動工……可惜天意弄人,君朗因急病離世,去世前的那一晚,他在線上告訴我故事已經翻譯成英文,我們還交流了些繪本設計的事。大家都來不及反應,君朗就遠行了!原來生命中很多珍貴的東西,是我們等不來的!

感謝君朗用他精彩的畫筆告訴我:人生遇到再多的挫折,也不可以悲哀!因為可以“不急,慢慢來”的我是幸福的。沒有了君朗的幫助,我唯有拿着那堆故事繼續探索。

再一次選擇《K星人的快樂之謎》,是另一位才華橫溢的年輕畫師尹應明。我同時找了幾位畫師動筆畫不同的作品,而《K星人的快樂之謎》是率先完成的。“不急!慢慢來!出版社說要先賣完上一本書才可以再出版。”我和應明說。幸運地,年初的時候,出版社告知《開開心心最重要》繁體版已經賣完,而《丟失了松果》也所餘無幾,新著《K星人的快樂之謎》終於可以面世了。

在創作的角度,探求“快樂”這題材則是有意的。羊豬老師寫作的初衷也許不是寫出什麼“驚世巨著”,而是想成為孩子“快樂的小玩伴”,讓讀者在閱讀中感受到生命之美和學習之趣,所以“快樂”一直是我的故事中探求的“哲學問題”:人們常說要給孩子快樂的童年,到底如何體現快樂?生活在科技進步、物質豐富世代的孩子們快樂嗎?

《K星人的快樂之謎》講述了科技非常發達,不吃、不喝、不生育、不工作也能存活的K星人覺得生活中獨缺快樂,於是派出科學家“大C”、“中B”和“小A”去地球尋找“快樂元素”,最後他們在全球人口最密集的賭城中洞悉快樂之謎。故事源自於正向心理學給我的思考:天生的快樂幅度佔百分之四十,後天的生活環境佔百分之二十,個人可控制的範圍——即自己的選擇——佔百分之四十。《K星人的快樂之謎》希望透過故事培養孩子健康的心態:快樂不是應有盡有,而是有所尋求。

寫作對我來說也是一種生命的探索,過程並非應有盡有,然而,當中有自我完善的喜悅。離開是為了更好地回來——離開前線教育工作的羊豬老師並沒有忘記老師這名字,以及曾給學生寫下格言:“成功只是途中一朵美麗的鮮花,努力的汗水才是滋養我們成長的甘露!”

相對西方的正向心理學,我更喜歡中國哲學,立志以孔子“發憤忘食,樂以忘憂,不知老之將至”的心態面對挑戰,也不執着於成果,一如莊子“處乎材與不材之間”——“不急!慢慢來!”願途中為孩子的心靈撒下一顆快樂的種子,偶爾回望時花開滿途!

 

文章刊於澳門日報:

http://www.macaodaily.com/html/2022-05/18/content_1597504.htm

 

Share Button

Facebook 留言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