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學的天梯

Share Button

天梯上的夜歌/天堂的夜歌/夜歌歌唱了我/弓箭放下,/我畫出山坡/太陽放下弓箭/夜晚畫出山坡

    【摘自:《夜歌》,作者:海子】

快三十年了,夢中偶爾還是會出現“爬天梯”的情景:石級很長很陡,台階的平面很窄很小,一不留神就要掉進萬丈深淵。所以這“天梯”還有個別致的名字叫“奪命梯”。由“長命斜”到“奪命梯”,這校園環境彷彿告訴我“求學比登天難”。“條條大路通羅馬,不會去乘電梯嗎?”讀大學的時候,同學們笑話我,然而愛書如命的我還是鍾愛“奪命梯”,因為爬着爬着途中所見的無限風光,不是乘電梯可以取代的。就這樣,我爬完了四年學士,就業近十年之際,又爬完了碩士。後來,因着工作關係,我去了內地高校完成博士。以為這生都不會再爬“奪命梯”了,想不到,我還是在近天命之年回歸了!

“讀博不便宜,真富貴!再爬一次有意思?”有人笑話我。的確,讀博不便宜,但也不過是個名牌包的價錢,而我這一生從未買過名牌包,我這樣說服自己和家人。對於愛書如命的我,登頂給我的喜悅比買名牌奢侈:都不是學霸,讀什麼博士?都已經當媽了,讀什麼博士?兒子都快升大了,還讀什麼博士?俗世的質疑總是會有,但抵不過求學過程中的美好。記得當年報讀內地高校時,我快奔四十了,當年內地考研的年齡上限是四十,在讀和不讀的思辨中,我寫下了《七點三十五分的尾班車》……想不到,原來尾班車還有下一站的,只要永遠有一顆求學的心。

“我回來了!”仰視不會老去的“奪命梯”,我為自己鼓舞:沒有三十年前的青春美貌,沒有三十年前的記憶效率,慶幸有更好的攀爬技術和心態。

文章刊於澳門日報:http://www.macaodaily.com/html/2023-09/29/content_1704476.htm

Share Button

Facebook 留言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