維也納咖啡隨想

15492519_10154036634601969_4635249636539544926_n

十七歲,她遇見這位後來成為功夫巨星的他,二十七歲,他永遠離開她。十年歲月,對於每一個人來說,都難說長短,但這些影響了她的一生。對世人來說,她永遠是李小龍的妻子,他兒女的母親,他遺志的發揚者,除此之外,都不重要。

【摘自:網絡文章〈介紹李小龍的妻子義無反顧的背後女人〉,伊秀娛樂,2015年11月23日】

身在香港文化博物館最低層的咖啡館,心卻依然浮游在樓上影視展覽廳《李小龍風采一生》的紀錄片中。沒錯,那是“浮游”,因為巨星的光芒有一種沒有根的虛幻。

“小姐,你的維也納咖啡!”我望着桌上那杯精緻得不知從何喝起的飲品──白色的奶油花瓣樣的散着,一如睡蓮。

“攪拌一下就可以喝!”店員指導我。

然而,誰捨得攪拌呢?一如巨星的記憶,誰捨得讓他沉沒?不知怎地,有張臉一直在我腦際晃動,那不是李小龍,而是他唯一的結髮妻子蓮達 · 李 · 卡德威爾:“那年,我在跟他學功夫,他問我,要去太空針塔嗎?我說,是我們整隊人一起去嗎?他說,不是,就和你一個去!”;“那年,家裏經濟困難,他說去做保安員,我叫他別去,做保安員的男人將來怎麼在荷里活混?然後,我就去做接線生!”;“是的!他有很多女性朋友,大大方方帶回家,然後我們一起看他習武”……我仿佛看着她由十七歲的花季少女,一直走進而立之年的夢魘,然而,她的語氣仍是那樣淡然。也許全世界都因“李小龍死在別的女人床上”而替她不值,而她卻只記取了當中的甜。早年喪夫,中年喪子,對一個女人來說實在不容易。人生的悲歡離合,卻如她臉上的年輪,那樣堅定地支撐着一雙明亮的眼睛。

“要不要寫一張明信片給未來的自己?”同行的友人建議。我猶豫着打量桌前的咖啡──白花瓣融化了,泛起黑色的浮萍。我用小匙子攪拌數下,白和黑就分不開了。舉杯輕嘗,苦中帶甜,奶油的順滑揉成如絲的記憶,遂寫下本文,“記”給未來的自己。

 

附:本文記於2016年12月13日,順作小詩一首留念

#1213
用牛乳織成的花
總是會融的
無論底下剩著的是咖啡
還是茶
如果1314本身並不存在
那麼,1213也不錯了
至少能化作杯中的
柔情

教育公義

15078782_10153948256326969_8872386187246684238_n

 那個小男孩沒有辦法選擇他的出生,可是今天無論出生貧富,所有的孩子都能夠來到我們公立學校老師的眼前,我們是提供給他們公平正義機會的最後一道防線,各位老師,我們做的是一件多麼重要的事情。

    【摘自:〈我可能是最後抱他的人〉,作者:許慧貞,親子天下網站,2016年11月18日】

在2016《天下雜誌》教育基金會的國際閱讀教育論壇上,許慧貞老師訴說了一個感動全場的故事:在她的閱讀課上,有個小男孩,一直認為自己不會寫字,有一次,老師以“糖果”吸引他分享悲傷事,他終於開口說:“爸爸打媽媽。”許老師要求他寫下來——“爸”也寫錯,“媽”也寫錯,老師只好問他:“然後呢?”他答:“我就保護媽媽……然後,媽媽就離開我了。”

自此以後,許老師和孩子建立了友情,並看到了孩子的進步。可是,沒隔多久,小男孩爸爸因為長期失業燒炭自殺,且在之前先毒死了自家的孩子。許老師為此心痛的同時明白到:比起教授知識,心靈的陪伴對弱勢孩子更為重要,而她有可能是最後抱孩子的那個人。

和所有教育工作者一樣,讀故事的時候,我沉默了。不禁想起早前幫工聯做演講培訓的經歷——凡完成培訓的同學都可以參加初賽,當天的題目是“十年後的我”,過程中,最讓我深刻難忘的不是“人生勝利組”的慷慨陳詞,而是好幾位自卑得幾乎無法正視觀眾的選手,他們用盡自己的洪荒之力,道出了人生早年的淒涼和創造未來的決心。我們所有評判都落力地為他們鼓掌——為了那份超越自己、突破宿命的勇氣。那一刻,我感恩自己參與其中,也感嘆世上不為強者而設的舞台實在太少。

在做教師培訓課程的這些年頭,很多教師或準教師都會在課堂上分享“期望能進一所學生優秀的學校!因為孩子乖,家長好,工作容易做!”,從工作角度,我理解同工們的難處,然而,我多麼期望他們有機會讀到以上的故事,了解到守護“教育公義”背後的欣悅。

“文以載道”憶吾師

14800841_10153895197751969_1977677779_n 14872614_10153895197726969_1693581501_n

     文所以載道也,輪轅飾而人弗庸,塗飾也。況虛車乎?文辭,藝也;道德,實也。美則愛,愛則傳焉。賢者得以學而至之,是為教。

    【摘自:《周子通書 · 文辭》,作者:周敦頤,北宋】

“同學,你認為文以載道是甚麼?”林朗老師提起高八度的腔音,向坐在遠方魂遊四海的我擲來問號。

“那,那就是……要寫道理!”我吞吞吐吐地答。

答案只可視為“胡言亂語”,然而,老師卻對天大呼──“好!寫文章嘛,一定得有道理!”……然後,老師又一連問了好幾人,每一個人都得到老師一個大大的“好”!最後他在我們回答的基礎上自行梳理出答案,卻不忘讚美:“我說呀!你們這屆同學真有悟性!”

“你們覺得,穎虹同學的文章是不是文以載道?”林朗老師在第一次寫作功課過後就記住了我的名字,那肯定比一直魂遊太虛的我記住他的名字還要早。文章寫的是我“大學的第一天”誤闖舊澳大石梯的傻事,着實談不上“文以載道”,而老師卻直說“言之有物!文以載道也”,並代我投稿到報社去。四年下來,我的所有作品投稿,都是老師主動包辦的。

人生早年的幸運在於能遇上一個賞識自己的老師,而林朗老師就是我其中一個伯樂,由寫作、實習,到找工作,老師都是不遺餘力的。我和老師的家只一街之隔,每次遇上,中氣十足的他必定搶先高呼我的全名。初執教鞭不久,老師就榮休了,卻仍自發工作,並經常邀我做公開課,最後一次講的是金庸的《雪山飛狐》。評課的時候,老師說:“楊老師不以權威自居,願意和同學們一起辯論小人物和英雄的人生哲理,是文以載道的昇華!”當時老師身體已大不如前,點評仍是擲地有聲。

“文以載道”是文學發展史上從未停止過爭論的一道辯題,然而,在藝術唯美追求的背後,“文以載道”以一種心靈的唯美,給語文教學永恆的光芒,一如林朗老師的教導之於我。

 

【遺失的雨傘】

rain

所有熟悉我的朋友都知道,我擅長淋雨,那並不是因為我特別喜歡淋雨,而是我特別喜歡遺失雨傘。在下雨的年月,我每次出門都會猶疑,是否與傘同行?因為淋雨確實容易生病,而當面對一些熱心朋友的憐惜,無可避免要佔用著人家的半邊雨傘或是被逼借用雨傘,承受遺失了別人的雨傘的風險時,我便堅決地把傘帶上。一路上,它為我遮擋風雨,到達目的地後,我放下手中的傘,走進風平浪靜的溫室,很快就會忘記外邊的風雨,等到再次出門時,我甚至已忘了今天下過雨,然後雨傘就留在某個角落,直到我再次淋雨的時候,才猛然醒覺──我又遺失了一把傘!

 

讀心理學的朋友打趣地說“那叫選擇性樂觀候群失憶症”,患者每次經歷風雨都不會記住當中的苦,潛意識裏,他們已經忘了教訓,不懂為避免錯失作好準備,結果經常重蹈覆轍!”我聽在耳裏,沒有生氣,反而覺得有趣。不得不承認,我就是如此莽撞的一個人。我喜歡去愛,而且很沉迷燃燒自己的感覺,每次都會因為拼命付出換來冷待,於是每次重新去愛,我會猶豫,能不能好好把握愛的力度呢?結果一旦投入,我還是忘了自己曾經受傷,甚至懷疑真愛在過去根本不曾出現過,到了重蹈覆轍的時候,才忽然醒悟;我喜歡嘗試不同的工作,而且很執著要把事做好,每一次有新的機會,我都會猶豫,能不能把握輕重呢?結果一旦投入,我還是廢寢忘食,甚至經常為執著做好一件事和別人火拼,到了焦頭爛額的時候,才發現固執的問題一直沒變!

 

人生中,總有一些雨傘是我們很珍惜的,例如離開母校時,學生送我的那一把,他們說“送我一把傘,希望為我遮擋風雨!”因為害怕遺失了那份情,傘一直留在抽屜裏,沒有起過遮擋風雨的原意。還有我一見鍾情的那一把,有一次,我在連鎖商店看見一把長柄的青綠色的雨傘,我一直都不買長柄的傘,因為它比那些短小的,可以放在包包裏的雨傘更容易遺失。但結實的柄,配上青綠的傘裙,撐在手上,就像一片荷葉在天空中飛,實在太美了!於是我開心地把它買下來。我用這把傘的時候,的確比其他雨傘更用心,我特別為它買了一個膠套,雨後不會滴水,那就可以放在身邊,不會丟失了,不是嗎?原來不是的!某一天,某一地,某一情景,它還是人間蒸發掉!那一次,我覺得很難過,為了不讓家人嘲笑,我到商店買回一把一模一樣的,連家人都不辦不出來……也許,全世都認不出來,但我內心堅持 “那是不一樣的!”自此以從,每次出門,即使我必須帶傘,都刻意不挑那一把,以示我的愧疚!

 

那一天早上,又下雨了!我望著傘架上唯一的雨傘,本來準備淋雨去,想著兒子淋雨會生病,我還是把傘帶上,再次看著一片荷葉飄在空中,還是賞心悅目,儘管那已經不是原來的那一片,我還是享受著片刻的精神盛宴。學校門外,等待接孩子放學的家長很多,我擠在當中,眼睛卻一直沒離開過這把久違的雨傘,好幾年了!它好像沒有一點歲月的痕跡,還是青綠如昔……校門終於打開了,大家魚貫而行…… “媽媽!媽媽!”兒子在課室裏跑出來,我趕緊為他穿上外套,然後隨他去看課室外張貼的作品,去小食部買零食,去超市買雜物……回家路上,兒子就如樹林的小鳥,吱吱喳喳不停叫。終於到家了,我放下書包和剛買回來的一些雜物。但,雨傘呢?丟了!我趕緊回去找,在哪呢?校門?課室外?小食部?超級市場?我順著流程一個一個地找,超市沒有!校門沒有!小食部沒有!……只剩下課室外了!如果都沒有就永遠找不到了!情急之下,我在學校操場摔了一交,爬起來的那一瞬間,發現陽光已經照遍了校園,還把積水照得閃閃發亮!我站起來,努力地爬上二樓,在兒子課室門外,看見一片合著的、還在摘水的荷葉向我招手……

 

陽光下,我張開深愛的荷葉,隨風旋轉──我已經忘記了,遺失過多少雨傘;我甚至忘記了,今天下過雨……我沒有停步,因為路還是要走下去的!

 

得失交匯的那一天,我在自己的日記裏寫著:2012年2月25日,天氣晴

我們在文學獎相遇

388901_10150430665701969_977954863_n

一個老師最大的獎項,莫過於知道自己的學生靑出於藍,且他還沒有忘記你的名字。這是我昨天收到的最大的獎項–年青有為的澳門創作人梁錦生!錦生,好榮幸能親手接到你的大作,當你大方地向作家們介紹「這是我的語文老師時」,我有一刻的汗顏,我知道自己小小的奨項無法塡補創作上多年的空白和閲讀量的不足,不過,學無前後,我會努力學習,並以你為目標。我也會用心閱讀你的大作,以粗淺的讀後感回報你給我這個傻氣老師的尊重。我們要一起加油呀!

此文記於2011年12月

You light up my life!—給軒社同學的畢業賀禮

         明天就起行了,今天特地趕起那些畢業小禮物,希望"人不到心仍在",要寫的東西,都寫在禮物上了,在這裡就不重覆了,我想對以下幾部份的同學說:

愛的孩子:

         對你們來說,我只是中學生涯中一個很平凡的班主任,對我來說,你們卻並不平凡,因為你們是我第一年當高中班主任的畢業生,又是我教書十週年的學生.在我教學生涯中,自覺教得最爛的一年裏,感謝你們仍然給我包容和愛戴,升班後年年給我祝福和鼓勵,希望這份小小的心意,能讓你們知道"一切很美,只因有你!"

羊朋豬友:

        雖然你們沒有在羊豬愛的班上,甚至有一些是從沒有教過的.但感謝你們視我如良朋益友,別離以後,還時時關心我的近況,畢業試和高考的時候,願意給我送來"大禮",見證你們學有所成,是我最好的禮物,謝謝啦!羊豬沒有什麼可以回贈,只能以小禮綿表心意,物輕情重,望笑納!因為豬腦向不精密,如有遺漏,請多提點,我知道,如果你在乎我這個朋友,珍惜這份心意,一定會告訴我"你漏左我啦!",禮物後補!

其他軒社的孩子:

        也許我們無緣遇上,也許我們只是擦身而過,羊豬沒有給人人都留下紀念品的原因是不想被成"行貨",如政府部門的紀念品,徒浪費!在此,羊豬給你們衷心的祝福,願你們日後的生活平安美滿!

 

Make a wish──祝PC的辯論仔囡畢業快樂

題記:

        某天,學生打電話來邀請我為今年畢業的辯論隊孩子寫留言.心情有點複雜.想起每年"充滿哭聲和笑聲的歡送儀式",想起去年說過"別離是為了重聚"的諾言,很是抱憾!回想決定前行的日子,心中唯一思慮的,就只有他們,交了辭職信的那天,我給幾個較親暱的校友送了留言"我要離開PC了,但不會離開辯論隊",我天真地以為,只要是義務的協助就沒有問題,可是事與願違,原來"不在其位"真的不可以"謀其事",我走了,帶著對他們的欠負離開了.在問題纏繞不清的日子裏,我無意中聽到了這首歌──Make a wish,不能更改天氣幻變,但仍盼望笑面重現,聽一聽,那心願,夢也可實踐……To dream a dream,蔚藍的天不再下雨,豔陽照射悲傷退燒,笑一笑,再許願,現實有不盡意,都可改變……我撥開迷霧,把美好的東西埋在"120特刋成為永恆",然後重新上路.

        今天,我無法站在大會議室為大家送上祝福,也沒有奢望大家會原諒我,唯送上一曲,希望你們能從中感受我的心情,堅強地面對人生中的各種幻變."無仇不成父子,無怨不成夫婦"在歷年的孩子中,我和這年孩子的爭吵最多,大概是因為大家一直相依為命的緣故吧,回想一起走過的日子,別是一番滋味在心頭,現在,就讓我們逐一回味吧!

家熹隊長

        那天我和小保保核實"家熹"的名字,因為我每次總是寫錯的,這次可不能再錯.她說,你寫Stella就一定不會錯,但我堅持寫"家熹",因為我希望她知道,我曾用心地記著她的名字,即使我以後可能還會寫錯.對於"家熹",其實我了解不多,因為沒有真正教過她,印象中,她是天真可愛的美少女,我最喜歡她去年參加畢業ball的白雪公主look,但比賽場上,她會忽然變成硬朗少女,給人冷靜沉著的感覺,是名副其實的 "淺看吸引,深嚐有味"類型.有點遺憾的是,家熹不是"我的隊長",因為她不是經由我選出來的,我們曾經為著"隊長"的人選爭論,其實我想說,老師選隊長不過是職能分工,並沒有判斷能力高下的意思(這大概就是你們中心的"選聽話的人"吧).當你真正嘗試過隊長這個角色,你終會明白老師的理念──其實隊長並沒有高人一等,在沒有報酬的團隊中,她只是一個公僕的角色,誰願意付出更多,誰就可以擔此大任,讓其他隊員專心作賽.如果大家都以做好一件事為目的,放下虛名,那麼,當中的問題就不會放大.當我為B隊出不出猛將而筋疲力盡的時候,曾經給你留言"我們的氣質太不一樣!",我不是說大家的爭論沒理,而是我處事確沒有那種機心,如果我們是一家人,如果我們一起是為了學習,還需要計較當中的公平性嗎?說完那一段話,我便離開了……我以為這樣一別,友情便完了,幸運地得到你的諒解,別離以來,我們還能相互勉勵.記得學界比賽最後一場,你被換下來了,我知道你心裏一定難受吧,想著偷偷地給你送出安慰的時候,你竟然大度地說"我覺得婕比我優勝,把位置讓給她真好!"那一刻,我覺得你確實長大了!家熹,雖然你不是"我的隊長",但我一樣以你為榮!     

        晶是我試行階段安排的隊長,雖然受到質疑,由始至終我堅持"在過去的幾年,你付出最多,你是個實幹型的學生"當我順應多數人的想法,要重新考慮隊長人選的時候,我以為你會氣餒,會退隊,但你沒有!當大家都想把PCCA排除開去的時候,你是唯一願意留下來開荒的人,那份寒冬中的溫暖,我會永遠記住!大家都說,高三以後,你就不投入了,我覺得遺憾,又無能為力.不過還是那句老話"再見亦是朋友",過去,我們從來沒有排斥過游離的同學,即使有人中途離隊,我們還是一樣珍視彼此走過的日子.晶,我走了,PCCA就無法繼續了,遺憾無法實現我們當初的大計,但願一起走過的日子,給你留下過美麗的風景!

小Baby

        第一次在辯論隊遇上小baby,有一種閃光的感覺,由口齒、風度到見識,裏裏外外都是個"最佳辯員"的料子,訓練初期,小baby也異常爭氣,經常在"辯論六小花"中脫穎而出,但自從小baby遇上小B,便開始無心戀戰,我常常說笑"小Baby被情誤了!".記得考試前那次爭論,大家都和我談過了,唯獨小Baby不願見我,事後小B說"她覺得我口才太好,總是把人屈機!"我為此哭笑不得.我承認自己爭辯能力很強,不至於經常"屈別人之機"吧!但也感激她提醒我,不要經常動用自己的能力來強詞奪理.小Baby是我愛的囡囡,又是我最愛的"甘薯仔"的伴侶,在我們相處的記憶中,更多的是溫心的片段──高一愛"最後一課"時的熱情擁抱,失落時的窩心打氣,玩樂時的傻裏傻氣……可能因為她是我愛的囡囡,又是B仔的伴侶,她總是給我小Baby的感覺──永遠長不大的樣子.被愛的小女人固然幸福,我也很希望見證你們開花結果的一天,但只有獨立自強,慎言慎行的成熟女性方可成器.最後,羊豬老師祝願你兩者兼備!

小鮑

       在眾多人中,我為小鮑寫過的文字最多.除了因為她很信任我,會在失意的時候向我討教,更重要的是,我覺得她和年少的我有點相似,我們都內向、善良、安份、努力,由於天資問題,容易丟三忘四,學習上付出與收穫總是不成正比.因而形成自卑心理,做事往往瞻前顧後,周而復始地折磨自己:每次踏上舞台.會首先擔心,失場怎辦?每次競賽,首先想的是,為什麼技不如人?每次面對陌生人,首先想到的是,為什麼那些人不喜歡我?然後一次又一次地對自己失望,甚至陷於絕望……她最後一次來信的時候,我給她無情的訓話,我知道她一定心碎了,但溫心的安慰說得太多了,還管用嗎?覺悟往往是痛苦的,面對失敗難,接受現實更難,作為過來人,老師要告訴你,你必須學會接受自己的缺失,沒有人說過在台上不可以失場!沒有人說過比賽一定要勝過別人!沒有人說過我們一定要討好別人!你只要汲取經驗就好,你只要超越自己就好,你只要喜歡自己就好!只有先放下不必要的成敗得失,你才有能力改善自己,把精力放在有意義的事情上.得失無絕對,沒有過人的才智,讓我們變得謙虛;沒有良好的際遇,讓我們學會珍惜;沒有很好的交際才華,讓我們更務實、更體貼!你應該先學會欣賞自己擁有的,再去彌補自己的不足.我們無法取悅所有人,卻可以愛護自己.當你失意的時候,希望你仍然會像過去那樣想起我,雖然我不能給你實質的幫助,雖然我有時會給你不識時務的訓話,但我會明白你,期望你也嘗試明白我,要一起加油呀!

       冬是令人又愛又恨的孩子,他的個人魅力和辯才讓人難以抗拒,但他潛在的破壞力和惹事本能又同樣強勁.自從進入了辯論隊,冬的名字便"熱起來"了,老師們見到我便會說"你個肥冬物物,你個肥冬物物"結案陳辭一定是"你個肥冬死硬!",他是我管理辯論隊以來,唯一一個被定於我名下的人,證明他辯論隊的形象深入民心.冬有過人的辯才是無從否定的,但卻不是大眾化的口味,為了爭取佳績,我們經常要他改變風格,其實我真正喜歡的,還是原來那個形象辛辣,風格獨特的他.喜歡歸喜歡,在社會上生存就是要順應主流,好像我們要畢業必定要考試合格一樣,好的要聽,壞的也要聽,過份的堅持自己就會令你失去很多機會,不停的改變,取悅他人又就會失去自己,如何在當中取得平衡,學會取捨至為重要!去年幾乎所有老師都說你"死硬",但你竟活下來了,我為你頑強的生命力而高興,也希望你今年能夠打破"傳說",用實力來證明自己,加油!

       檬是我最親暱的正仔之一,正好我的羊仔又叫"檬",感覺上,他和我的兒子沒有兩樣.他人如其名,酸中帶甜.不認識的人會覺得他有點臭串,一派口不擇言的樣子,但相處之下,卻又覺得他有著一種難言的清甜,怎樣形容呢?是一種儍得可愛的感覺.記得那次我和其他人為著PCCA的事吵鬧,他事後走來安慰我,照理應該會說些圓滑或是反對的話吧,但他沒有!他只是說"其實我真攪不懂你們說什麼,如果你說一定要合併,我也不會反對,沒所謂啦!但如果你說為PCCA的同學自稱辯論隊而光榮,我就沒有那樣無私了,至少我們應該是不一樣的!"他就是這種樣子,有一種天真的傻勁,像一個要很疼惜的小孩子那樣.離開PC以後,我會時時想念他,怕他沒人照顧,怕他學習不爭氣,幸好聽來的都是好消息,由高二起,檬已經遠離了不及格的邊緣線,我覺得欣慰,很想告訴檬"你畢業啦!大個仔啦!老師給你送鮮奶早餐,知道你沒帶飯錢的機會越來越少了,你要好好照顧自己!否則怎樣照顧身邊的女孩子呢,是不是!相識四年了,老師很高興可以見證你的成長,我會等待見證你其他的生命歷程!

高朗

      在眾多人中,我們相處的時間最短,甚至談不上有過經歷,但高朗這孩子卻是令人難忘的──聰明,跳脫,任性,敢言,有思想,是高朗給我留下的印象,他是我最喜歡的孩子的類型,記得你在fb說過"對學校諸多不滿,但又很留戀",我給你寫過一段很長的回應"我覺得愛不等同於盲目附和,世上沒有地方是完美的,你有不滿代表你會思考,有追求……"問題的癥結在,你發表不滿的態度是單純宣洩作亂,還是有破有立地作出規勸.君子和而不同,能夠堅持理念,卻又尊重他人的,才是真君子!記憶之中,我們也有過爭論的經驗,那次你和老師為了作文分討價還價,我覺得你太任性,就出面干涉了!雖然我們有過不同的立場,很高興你沒有記在心上,後來某同學又跟我談起你對失卷一事的看法和給趙同學的勸勉,我開始欣賞你,覺得你是個有見識的君子.為了讓你精益求精,老師給你以下意見,在日常處世中,除了"理",還有"情",凡事留一線,即使理在己方,也不要太氣焰,作為強者的你,如果能以同理心關懷弱小,以德報怨,便能做到"仁者無敵",加油呀!

J

       因為豬腦不精密,很少能記住學生的生日,只有J同學是例外,因為他和我媽媽是同一天生日的,也許是心理作用吧,J和我媽媽也有一些相同點,例如他們做事很踏實,想法很保守等,但最大的相同點,莫過於他們都有著對我不離不棄的特性.高一的時候,大家都覺得上中文課如下煉獄,只有一個人經常在MSN提點我,不怕在班上公開說喜歡上課──那是J;辯論隊訓練、行政獨力支撐的年頭,風雨不改地協助我SET場做街頭賽的──是J;PCCA開荒試行,被我這個幾乎是"無能"的監製"監"著去"製"作短片的──是J;那些失落的晚上,不厭其煩地聽我瘋言瘋,挑剔訓話的──也是J.我想告訴J同學,謝謝你願意成為我最忠實的豬友!你給我說過的勸勉太多了,不能盡錄;我給你說過的訓話也太多了,也是不能盡錄!值得一提的是上月在MSN中的一席話,我因為和某同學距離越來越遠了而失落……你告訴"我一定唔會係咁啦!我都唔覺得你離開左我……"我登意把說話記下來,以免你日後抵賴,HAHA!我會記住你說過的話,將來找到工作,要請我"勁食一餐";將來"結婚生仔既請客名單唔會少左我份"……離開PC的時候,我給自己送了份紀念品,那就是以高價買下教青局的電腦.我推說"120的片未剪好,而且那台電腦舊了,不好意思留給後人!"高校長仁厚地說"不要緊的,學校不計較這些,你喜歡的話,120校慶後再交回吧!學校那台成本很高,你用同樣的價錢,可以買台新的了!"但我還是堅持買下來,高校長是不知道,有些東西是用錢買不來的,像記憶和情感.那台電腦,J用得比我還多,那裡有J同學留給我的記憶,它留住了一個"死肥仔"被"監"著去"製"作短片的場景,留住了一起品嚐杯麵和飯盒的氣味……既然我們不準備別離,傷感的說話就不說了,我只要你記住"醒醒定定,少食多餐,少怨多做,做個健康快樂既小肥仔,唔係我D哦文一定煩死你!"……以上對白,讓我想起"麥兜和麥太"呢,HEHE!

        離開的時候,我千叮萬囑大家不要來送別我,因為我是一個很怕送別儀式的人,特別是無法回頭的別離,我不懂大哭,又不想裝笑,為免觸景生情,我不去那些告別的場合了,希望你們能夠體率我的任性!我和小保保說好了,我會為你們攪個慶畢業party,順便和師兄師姐們聚聚,希望你們到時賞面!我知道,自己沒有能力給大家更多了,但願在這裡可以種下羊豬微小的心願──祝你們畢業快樂,考上理想大學!

愛的小烏龜慶祝澳門回歸十周年開心晚宴

     

    

        人生總有取捨,羊豬要繼續前行,便有心理準備要失去溫馨甜美的校園情趣.謝謝愛的小烏龜們對我的眷顧,為從此過著單調辦公室生活的羊豬增添趣味.

         由前年起,小烏龜送過給我的禮物不計其數,雖然我沒有每次都寫下來,但你們的每一份賀禮,每一個祝福,每一分情意,羊豬必將長存心底!

         你們是羊豬教書十周年的孩子,適逢澳門回歸十周年這大日子,當然要慶祝一番啦!羊豬席中細數同學的名字,竟然已忘了幾位,真是笨拙!十年人事幾番新,未知澳門回歸二十周年的時候,我們能否共聚,到時候羊豬能記得幾個名字?

         也許往後相遇,笨笨的羊豬已忘了你的名字,但永遠不會忘記這班同學給我的情意,謝謝你們—愛的小烏龜!

我要記住:左係好文靜既何嘉盈,右好活潑既陳善恩,yea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