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種子》

埋下一顆種子 為我自己
灌溉眼淚的相思
跳出生的火苗 照亮天際
偷偷在樹幹刻下你的名字
高度剛好懷抱自己

成長給愛 距離
葉子 只會高飛

太高了
只有仰望 才能看見你的名字
粗壯的軀幹 繁密的葉子—撐起天地
這是—
我的‧種子
我的‧大樹
一個懸在天邊的配詞

太遠了
只有仰望 才能看見你的名字

《紳士與流氓》

紳士,就是紳士
滿目亡魂的鮮血
無法抹黑高貴
—-因為已無法再黑了
靈魂那樣聖潔地懸在自己的幻境內
工作吃喝玩樂,打點得更認真
談吐舉止神韻,妝扮得更誠懇
睡夢中,他是他自己的上帝
輕輕抹掉鐵銹樣的羞慚
翻出紳士應有的饋禮
憐憫在」常規殺戮」中死去的奴隸

流氓,就是流氓
無數恥辱的洗禮
無法沖走污穢
—因為從不曾高潔過
良心那樣無助地浮在泥色的河面上
鮮奶蔬菜肉食,無懼沾滿惡菌
自私無良無禮,人心賤如土糞
現實中,他是他自己的仇敵
狠狠撕破手足般的情份
挖出流氓唯一的尊嚴
討好在」低俗交往」中妄語的紳士

《乳海翻騰》

神明,安在古老的長河裏
掛著慈悲的微笑看天地
飄忽的衣袖眷顧人間善美
滴下柔情的淚
釀成愛情長生之水

群雄相爭,眾仙對壘
魔鬼以雄健之姿奪取
動地天搖,恥其身份卑鄙
魔鬼長醉,心碎
日月相蝕,未能償罪
大地有光之日,錯愛豈無罪?

醉生,夢死

春天,是播種的季節……

    春天是孩子入學的季節,是考驗家長能耐的季節.澳門幼稚園從來沒有學位不足,父母想考名校,都是基於庸俗!是的!我承認,我們都庸俗!為了孩子更好,我們都甘心庸俗!而其實什麼叫好?你我他都不知道,你可以恥笑我們的庸俗,有一天,當你為人父母,你又會走著大家的舊路—不介意庸俗,為了孩子可以有更好!而什麼才是更好,我們從來都不知道!謹以下文送給曾經庸俗過,或即將要庸俗的父母!

   春天是播種的季節,飽滿的種子,豐美的田地,辛勤灌溉的汗水……也許,天要刮風了;也許,雨水不來了;也許,一切都逃不過蟲害。但誰在乎呢?農夫眼中只看見金黃色的海,還有果實飄香而來。

春天是播種的季節,老天發的種子,沒有固定的田地。母親呀!您大清早與街上的長龍拼,厚著面皮去求人情,為的就僅僅是進田的一張紙?也許,土地養份太高會枯死;也許,溫室保護太好會嬌氣;也許,不夠精良的種子一下子就被比下去。但誰在乎呢?母親只知道良田難求,儘管上蒼給予水平相當的種子,卻沒賜予條件相約的田地。有的田地又大又好,應有盡有,有的卻簡陋狹小得腰板難轉,不見天日;有的養份充足,有的表裏乾涸……世上根本就沒有所謂的公平,物競天擇,母親必須努力上進,成就種子的“適者生存”!

春天是播種的季節,老天發的種子,沒有自我選擇的餘地。種子呀!你要快快冒出芽來,要懂得對太陽微笑,向藍天問好,還要盡情展露母親給你的才情,向全世界炫耀。也許,你今天心情不好;也許,世上的五顏六色,你還不想知道;也許,你只是暫時沒把話說好。但誰在乎呢?田地是有限的,養份是有限的,權益自然也就是有限的,田地的主人只能殘酷地在你們當中挑。

春天是播種的季節,農忙的三月快要到了──物競天擇,適者生存,母親和她的種子,在天命中努力求進的日子又到了……

《映影》

面對一眾」高手」,我這」低手」的作品未免獻醜,但面皮不夠厚,就永遠無法成為」高手」,今夜聽文壇前輩一席鼓勵的話,決心獻醜而來!

我站在鏡前,看你
你那樣陌生地對我苦笑
太蒼白了!
為你畫一抹紅暈
如晚霞散水面
沒有生的氣味
擦上天藍的眼角
落下了晶瑩的水滴
咬一口玫瑰的嫩紅
隱沒了血色
你試著拋出慣常的甜美
那種嫵媚,虛弱得教人迴避

我低頭,不忍看你
用心檢視塗滿旅人足跡的水泥地
努力尋覓夢想的影
偷偷吸吮一口青草呼出的氣
沒有驚動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