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校合作不是家庭教育

高中生很想學習之議題面向為“人際關係 ”、“家庭資源管理”、生命歷程中的人類成長與發展”、“人類的性”與“家庭動力”,想學人數超過百分之九十的學習議題為“家人情感的經驗與表達”、“處理家庭內部的變化與壓力”、“人際溝通”、“友誼的建立、維持與結束”以及“建立自己與他人的自尊與自信”。

    【摘自:《青少年的家庭教育學習需求探討》,陳雅婷,台灣師範大學人類發展與家庭學系家政教育教學碩士學位論文,二○一二年七月】

談到家庭教育,相信很多人會想到“家校合作”,因為長期以來,學校不僅僅在教育學生,還要教育家長如何教孩子。每每新聞報道不幸事件,學校也是首先被公眾責難的單位:一定是功課壓力太大了,一定是沒有和家長好好溝通了……彷彿孩子只要入學,一切成長問題都是學校的責任。

筆者認為,把家庭教育的重任放在學校是不合理的,學校本身並沒有家庭教育的專員,對家庭教育缺乏科學性的理解。筆者所見,普遍的家校合作就是把家長訓練成學校的助手,負責在校外管功課和紀律,開家長會的時候,老師會說“沒有督促孩子做好功課和簽eClass的家長是不合格的”,然則只要做好就合格,如果學校給孩子的是學習壓力,那麼家校合作無形中就是把家長訓練成一個“校外打手”,使孩子內外受壓。做得較好的學校,則會協助成立由家長組成的“家教會”,由一群普通家長成立的互助組織,要如何要求所有家長受教呢?同樣是充滿無力感。

學校和家長之間存在的權責關係,本質上不利於相互教育,因此,家庭教育的專責回歸政府主導合情合理,這樣學校才可以專注教育學生,像上文的研究結果,學生可以學習如何更好地處理家庭關係。

(《家庭教育促進法》省思 · 六)

文章刊於澳門日報:http://www.macaodaily.com/html/2022-02/25/content_1579257.htm

 

孩子眼中的“冰墩墩”

 “冰墩墩”將大熊貓形象與富有超能量的冰晶外殼相結合,頭部外殼造型取自冰雪運動頭盔,裝飾彩色光環,整體形象酷似航天員。

    在劉平雲看來,大熊貓是世界公認的中國“國寶”,形象友好可愛、憨態可掬。大熊貓頭部裝飾彩色光環,整體造型像航天員,猶如一位來自未來的冰雪運動專家,體現了現代科技和冰雪運動的結合,寓意着創造非凡、探索未來。

    【摘自:〈吉祥物“冰墩墩”是怎麼誕生的?原來創意原型是它!〉,中國新聞網,二○二二年二月十一日】

在寒冬中,“冰墩墩”火紅了,它就是北京冬季奧運會的吉祥物。設計者說,其靈感來源於北京的小食冰糖葫蘆,怪不得它徹頭徹尾的像元宵節的恩物——湯圓。

大家看重的大概就是“國寶”熊貓的代表性,以及其可愛趣怪的外形。然而,孩子卻看到了不一樣的“冰墩墩”,以下是我在巴士上聽到的有趣對談:

“冰墩墩真的會奪金嗎?”童言無忌,巴士上胖乎乎小女孩問。“冰墩墩像你那麼胖,怎麼能奪金?啊……我知道了!你們像雪球從山上滾下來!”旁邊年長一點的男孩嘲笑她,氣得她呱呱大叫。“不奪金就不可以做運動嗎?”這時吵鬧聲中飄來一把持重的男音,“別生氣!每個人都可以喜歡運動,你和冰墩墩也不例外!”他安撫小女孩。“對呀!人人都可以做運動,阿妹還可以減肥。”一把溫柔的女聲揚起,小女孩笑了。

也許“冰墩墩”的確不像個矯健的運動員,然而,它給世界帶來的是運動背後的歡樂,這大概是設計者意料之外,也非玩偶炒家所看重的,但這是孩子天真的視角。“有些熱愛無關成敗!”——多麼有智慧的親子對談,回看湯圓一樣的“冰墩墩”,我內心暖烘烘的。

文章刊於澳門日報:http://www.macaodaily.com/html/2022-02/18/content_1577813.htm

向父母伸出援手

《家庭教育促進法》而非《家庭教育法》,較後者而言,“促進”二字的加入,讓這部法多了些溫情……蔣亞輝說:“家庭教育立法不是管家長,是促進家長,是在尊重家長基礎上給家長指引和支持。”在他看來,促進法體現了兩個關鍵詞:賦能、促進——法律為家庭和社會組織賦能,其核心要義正是“促進”。

【摘自:〈尊重家長,支持家長,賦能家長!家庭教育專家帶你讀懂《家庭教育促進法》〉,崔文燦、何昕雨,羊城派,二○二二年一月十八日】

法律不外乎人情,不是所有立法都是冷冰冰的,教育法便是以保護孩子權利而設立,目的在樹立人們在教育活動中的權利、義務關係,有效保障教育事業的發展。

《中華人民共和國家庭教育促進法》在法案中強調“促進”一詞,其重點在於指引和賦能:指引是通過法律的方式,引導家長按照科學的方法和理念教育孩子;賦能,則是指家長遇到困難和問題時,有權利向公共體系獲取相應的幫助,提升自己的教育能力,形同政府向徬徨無助的父母伸出援手。

《家庭教育促進法》對家庭教育所指引的方向,值得澳門借鏡。據筆者近年的觀察,澳門家長是幸福的,教青局和社工局均設有專責部門協助家長;學校、社團、教會,以至私人企業都會舉辦免費的親職教育培訓。然而,是否所有家長都被“賦能”,有權利和義務參加這些培訓?看來不是,沒有終身學習的意識和不了解相關培訓資訊的家長,仍然可以各種原因推卸責任,閉門造車。

未來,我們可以仿效內地的立法精神,由政府主導形成“家教指引”,建立具科學性的教學系統和具專業性的師資團隊,並從制度上給家長“賦能”,鼓勵企業騰出空間支持員工接受親職教育培訓,相信是澳門優化家庭教育的發展方向。

(《家庭教育促進法》省思 · 五)

文章刊於澳門日報:http://www.macaodaily.com/html/2022-02/11/content_1576163.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