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溝通化解傷害

阿德勒說:“幸運的人一生都被童年治癒,不幸的人一生都在治癒童年。”讓我們靜下心來問自己,真正令你茫然或生氣的癥結點是什麼?情緒的緣由為何?你是否刻意逃避問題,忽視了原生家庭與內在小孩的影響?而我們的下一代是幸運的,正因他們的父母意識到了這個問題,面臨困境的我們選擇面對傷痛、療癒內在小孩……

    【摘自:〈放不下原生家庭的傷害?先了解這三個形成傷害的背景〉,靈魂擺渡人,二○二二年四月八日】

“你令媽媽覺得好羞恥!”這句話帶給誤入歧途入獄的少女一生無法忘懷的傷痛。其實,女孩是愛母親的,因為重視家人,才倍感悲憤。同樣地,媽媽也是重視女兒的,因為放不下責任才覺得屈辱。各有各的悲哀和無奈,奈何死結一直解不開。

多數人會站在媽媽的一方,因為做錯事的是孩子,親子教育導師則指責媽媽“只顧面子的做法是錯的!她應該先保護孩子的自尊心”。然而,我們真的可以不在乎面子嗎?回到真實場景中,似乎也無法如此坦然,家長背負了很多社會的期望和壓力:A說我不會教仔,B批評我其身不正。“面子工程”不是一天能形成的,把自身價值和孩子成敗捆綁在一起,甚至以孩子作為炫耀工具的文化代代相傳。

“先理解,而後放下!”不要糾結於是非判斷,嘗試先釋放自己的情緒,再換位思考,例如透過非暴力溝通的調停方式,讓大家都有機會表達觀察(當時對方說了或做了什麼)、感受、需要和請求。當大家都有機會聆聽彼此,才能夠易地而處,理解對方的難處,並嘗試幫助對方走出困境。解鈴還需繫鈴人,雖然傷害已經形成,且未必可以忘記,但至少能夠停止惡性循環,那是母女共同覺醒的過程。

文章刊於澳門日報:http://www.macaodaily.com/html/2022-07/15/content_1609770.htm

老鷹的一雙翅膀

覺知教養不是要你去縱容孩子或是教出理想型的子女,而是要讓孩子培養出一種能力:既能順服本真、如實做自己,又能夠展現穩定適當的克制能力。

    【摘自:《覺醒父母》,喜法莉 · 薩貝瑞,地平線文化出版社,二○○一年六月三十日】

“你覺得孩子都想飛嗎?”我在《覺醒父母》的讀書會中問參與線上會議的家長,幾乎所有人都回答“想”。是的,其實孩子也是想飛的,只是有時他們還飛不起來,或者他們想飛去的地方不是家長期待的方向。孩子要健康地飛翔,需要擁有“老鷹的一雙翅膀”——一隻翅膀是個人的內在連結,另一隻翅膀則是與他人的連結。

很多父母在職場上“想飛但飛不起”,何況是心理發展尚未成熟的青少年?家長不急於提供幫助,孩子便會慢慢學會在迷霧中找尋出路。“那我們什麼都不做嗎?”家長疑惑了。不是什麼都不做,家長可以做一個同行的觀照者——不貿然介入,不急着告訴孩子答案,才能讓孩子創造一個空間,讓他們自己去獲得這些洞見。此外,對孩子面對的困境我們可以表達同理心,給予關心和支持,而非不停給予幫助和建議。

“飛得高等於快樂?”不一定!不快樂的人生勝利組常有,那是因為他們不能從自己的內在出發去尋求滿足,例如:寫作方面的資優兒童,因為老師的嚴厲批評跳樓自殺;藝術天才需要依靠吸毒、暴食、性成癮等去宣洩生活壓力。如果不是為了自己的理想,而是因為別人的期望才竭力高飛,也是疲累和痛苦的。作為觀照者,家長能夠放下外在的鞭策,孩子才能夠有機會發揮內在連結,尋找自己喜歡的飛行路向,然後再按照社會規範去調整步伐,取得認同,才能達至“發憤忘食,樂以忘憂,不知老之將至”的境界。

文章刊於澳門日報:http://www.macaodaily.com/html/2022-07/01/content_1607050.htm

 

放下教育的神仙棒

很多父母不是想自己成長,而是希望找到一種方式去改變孩子的行為,好像拿到一支神仙棒,然而,教育不是這樣的東西。……覺知教養遠超過使用任何聰明的策略,這是一套完整的生命哲學,所牽涉到的過程,擁有從根本上轉化孩子與父母雙方的力量。

    【摘自:《覺醒父母》,喜法莉 · 薩貝瑞,地平線出版,二○○一年六月三十日】

如果科技進步到可以讓我們在懷孕時選擇自己理想孩子的範式,你會做這個選擇嗎?如果你是子女,你想人生有固定範式嗎?面對這樣的問題,你也許會猶豫,因為有固定範式的人,生活得像一個機械人,毫無驚喜可言。可是我們養育孩子的時候,卻在不知不覺之間成為了機械人父母:想控制孩子的人生,希望孩子向着自己理想的方向邁進。

很多朋友告訴我,他們不想看書,因為閱讀太花時間了!為此,我開始拍視頻,然而拍視頻還是不夠好,他們需要短視頻和微課程,在兩三分鐘內能傳授一種秘技才會受歡迎;我去做親子教育分享,很多家長都不願意花時間談細節,只希望在短期內找到解決方案。孩子又不是電腦程式寫成的,不同的孩子、不同的家庭文化、不同的個性和特質,都會有不同的反應和處理方法,怎麼可能有秘技?然而,很多家長想不通這點,他們不願意放下對教育神仙棒的渴求,不願花耐性去等待孩子的成長。

十年樹木,百年樹人。教育的成果需要耐心地栽培和等待,其先決條件就是教育者自身的成長和覺悟。而“覺知教養”的目的,就是讓父母思考生命之本——我們不需要訂造一個機械人,孩子不需要形成固定的範式,因為有缺失才可完善,有不同才有趣味。

文章刊於澳門日報:http://www.macaodaily.com/html/2022-06/24/content_1605673.htm

 

 

羊豬老師的快樂哲學——《K星人的快樂之謎》後記

“由《開開心心最重要》到《K星人的快樂之謎》,羊豬老師似乎一直都在書寫有關快樂的題材,到底快樂是什麼呢?你自己快樂嗎?”

今年四月二十三日世界閱讀日,我接受中央人民廣播電台的訪問時,主持人這樣問我,我才忽然記起之前出版的著作都是和快樂有關的。是有意還是無意?

事實上,在眾多的題材中,選擇出版這個故事,是無意的。因為繪本出版需要付出的成本比純文字為多,除了金錢上的考慮,更重要的是要尋找合適的畫師。作為尚未有市場的小作者,身價太高的畫家請不起,而畫畫好的朋友又未必會畫繪本。每一次出版,都是一次探索——大家先談好條件和合作方式,然後拿出一堆故事給畫師選擇。其實,畫《K星人的快樂之謎》不是羊豬老師選的,而是一位才華橫溢的年輕畫師林君朗選的。“不急!慢慢選!慢慢畫!”我和君朗說。但君朗是個坐言起行的孩子,他動作比我想像中快,很快在我幾十個故事中選出《K星人的快樂之謎》,且火速動工……可惜天意弄人,君朗因急病離世,去世前的那一晚,他在線上告訴我故事已經翻譯成英文,我們還交流了些繪本設計的事。大家都來不及反應,君朗就遠行了!原來生命中很多珍貴的東西,是我們等不來的!

感謝君朗用他精彩的畫筆告訴我:人生遇到再多的挫折,也不可以悲哀!因為可以“不急,慢慢來”的我是幸福的。沒有了君朗的幫助,我唯有拿着那堆故事繼續探索。

再一次選擇《K星人的快樂之謎》,是另一位才華橫溢的年輕畫師尹應明。我同時找了幾位畫師動筆畫不同的作品,而《K星人的快樂之謎》是率先完成的。“不急!慢慢來!出版社說要先賣完上一本書才可以再出版。”我和應明說。幸運地,年初的時候,出版社告知《開開心心最重要》繁體版已經賣完,而《丟失了松果》也所餘無幾,新著《K星人的快樂之謎》終於可以面世了。

在創作的角度,探求“快樂”這題材則是有意的。羊豬老師寫作的初衷也許不是寫出什麼“驚世巨著”,而是想成為孩子“快樂的小玩伴”,讓讀者在閱讀中感受到生命之美和學習之趣,所以“快樂”一直是我的故事中探求的“哲學問題”:人們常說要給孩子快樂的童年,到底如何體現快樂?生活在科技進步、物質豐富世代的孩子們快樂嗎?

《K星人的快樂之謎》講述了科技非常發達,不吃、不喝、不生育、不工作也能存活的K星人覺得生活中獨缺快樂,於是派出科學家“大C”、“中B”和“小A”去地球尋找“快樂元素”,最後他們在全球人口最密集的賭城中洞悉快樂之謎。故事源自於正向心理學給我的思考:天生的快樂幅度佔百分之四十,後天的生活環境佔百分之二十,個人可控制的範圍——即自己的選擇——佔百分之四十。《K星人的快樂之謎》希望透過故事培養孩子健康的心態:快樂不是應有盡有,而是有所尋求。

寫作對我來說也是一種生命的探索,過程並非應有盡有,然而,當中有自我完善的喜悅。離開是為了更好地回來——離開前線教育工作的羊豬老師並沒有忘記老師這名字,以及曾給學生寫下格言:“成功只是途中一朵美麗的鮮花,努力的汗水才是滋養我們成長的甘露!”

相對西方的正向心理學,我更喜歡中國哲學,立志以孔子“發憤忘食,樂以忘憂,不知老之將至”的心態面對挑戰,也不執着於成果,一如莊子“處乎材與不材之間”——“不急!慢慢來!”願途中為孩子的心靈撒下一顆快樂的種子,偶爾回望時花開滿途!

 

文章刊於澳門日報:

http://www.macaodaily.com/html/2022-05/18/content_1597504.htm

 

那些孩子應該堅持的事兒

我們要無條件接受他們的真實、欣賞他們的平凡,以及容許他們自由做自己。你能給孩子的最好禮物是,讓他們過一個“本當如是”的人生,而不是一個“應該如是”的人生。

【摘自:《覺醒父母》,作者:喜法莉 · 薩貝瑞,譯者:蔡孟璇,地平線文化出版社,二○○一年六月三十日】

鄰埠某音樂老師以“堅持”的可貴為名,引導家長“須為孩子堅持學琴竭盡所能”,得到大量粉絲追捧。不過在我而言,那不過是一段廣告詞。

堅持重要嗎?當然重要!前提是“值得堅持”。孩子年紀還小,不知道自己喜歡什麼,家長找個項目讓孩子堅持——“我這也是為你好!”再說技藝不從小鍛煉就沒有大成就,所以無論如何都得堅持!不喜歡也要堅持——你還小,不會知道自己喜歡什麼;痛不欲生也得堅持——不經一番寒徹骨,怎得梅花撲鼻香?成功需苦幹絕對是真理,關鍵是誰想成功?孩子需要通過不同的體驗,才能分辨喜惡,太早按父母要求潛心苦練的孩子,可能會收穫一種技能,卻失去了體驗不同事物的可能性。

一生一體藝是理想的生命狀態,父母安排孩子去體驗、去學習無可厚非,然而,堅持和放棄的差異,應交由孩子自己去決定。條條大路通羅馬,人生不需要從一而終,如果參與運動為的是健體強身,玩玩樂器期望陶冶性情,那麼孩子學完A運動再學B運動,嘗試C樂器再玩D樂器,有何不可?把才藝學習帶進“堅持”的死胡同,只會累了父母,害了孩子。

欣賞卓越,感恩平凡。把愛好發展成職業技能,等孩子長大了自己探索努力也不太遲。家長放下功利的操控,孩子才能靠自己感知生命的美好。快樂不是人見人愛,而是愛我所愛——為人父母的我們,有堅持給孩子學會取捨嗎?

文章刊於澳門日報:

http://www.macaodaily.com/html/2022-06/10/node_148.htm

家長教育智慧的開端

教育感知力的技能存在於智慧和機智之中。而智慧和機智是我們通過教學的實踐——不僅僅是教學本身所獲得的。通過過去的經驗,結合對這些經驗的反思,我們得以體現機智……我們通過充滿智慧的反思對過去的經驗所賦予的意義,就留下了活生生的記憶……這種記憶更是一種包含在身體內而體現在身體外的知識。

    【摘自:《教學機智:教育智慧的意蘊》,馬克斯  · 范梅南著,李樹英譯,教育科學出版社,二○○一年六月】

學能解惑?不一定。好像為人父母的學習,有時候是越學越焦慮,因為坊間的可以接觸的育兒資訊太多了,總覺得自己會記不住,記住了又怕處處觸礁。儘管就書中的金科玉律重複演練、照單全收,卻還是沒法教好孩子,背地裏甚至還被嘲諷“唔識教仔”,而這種育兒焦慮又化成向孩子或自己施加的生活壓力。其實,盡信書不如無書,育人從來沒有標準答案,不同資質、品性、際遇等都會影響教育的成效。父母不是不讀書,而是要學習有法:加拿大教育家馬克斯 · 范梅南的著作《教學機智:教育智慧的意蘊》便給教育者一套學習的心法。

書中談及的教育智慧學主要是教育感知能力的培養,當中最重要的是教育智慧和機智,也就是隨機應變。我們需通過經驗的反思才能形成智慧,有別於生搬硬套的知識學習與技能操練。子曰:“學而不思則罔,思而不學則殆。”——孔子提醒我們思與學結合的重要性。完全不讀書是不行的,但深信不疑也不見得高明,我們需要透過“學習——運用——反思——總結——改良”不斷循環的過程調整策略。放下成敗的執迷,嘗試在可以着力的位置開始努力,承認我們的不完美——以愛包容彼此的缺失,乃是家長教育智慧的開端。

文章刊於澳門日報:http://www.macaodaily.com/html/2022-05/27/content_1599428.htm

父親角色的省思

我們確確實實感受到了,當了爸爸,我們的生活從此就改變了:我要做一個好父親!……在面對獨特情境中的獨特孩子的獨特體驗,在這個時刻我們更需要的是一種對獨特體驗的獨特關注和敏感智慧。

【摘自:《初為父親的體驗》,李樹英,北京教育(普教版),二○二二年三月】

諺語說“魚靠水,娃靠娘,萬物生長靠太陽”,古詩云“誰言寸草心,報得三春暉”,中華文化似乎習慣把母親看作太陽,其目的當然就是肯定母親對孩子成長的重要性。然而,時代不同了,西方母親節送給母親的是康乃馨,而父親節送的則是太陽花,可見父親也可以是照亮孩子成長的太陽。過去,父親擔當為孩子提供物質基礎的角色,但近代,父親的角色得到了進一步的發展,教育心理學指出,父親的教育非常重要:父親的形象是兒子仿效的對象,是女孩自我形象建構的根本。

引文的作者李樹英先透過“第一次抱自己孩子時的體驗”,去反思為人父親的覺悟——它賦予了生活全新的意義:愛護,與責任、義務;再透過“第一次離開自己的孩子外出的體驗”感受責任——一種包括“召喚”、“牽掛”、“關心”、“在乎”的複雜情感。由體驗建構意義,始能提升我們的教育反思能力和敏感度,讓父親更細膩地感受自己的成長——只要願意,父兼母職,又或是父母角色功能互補是可行的。過去被認為育兒能力不佳的父親,一樣可以具備育兒的智慧,甚至決策的時候比母親更利落。而父親在育兒角色上的轉變,不單單是兩性平等的體驗,更是男性潛能的開發和擴展。

其實父母均可以透過育兒體驗去培養自己的責任感、育兒能力和教育智慧,而這也是教育現象學之本:“回歸生活世界”的體驗省思與自我覺醒。

文章刊於澳門日報:http://www.macaodaily.com/html/2022-05/20/content_1597962.htm

 

 

 

 

原生家庭操控的自我救贖

以下哪一組(育兒觀念)是正確的觀念?A組:孩子的叛逆心很正常。故意傷害孩子是不對的。應該多鼓勵孩子犯錯誤。B組:無論怎樣,孩子都要尊敬父母。凡事必須按我說的做,否則就是錯的。孩子就應該安安靜靜地待在那兒。

【摘自:《原生家庭》,蘇珊 · 福沃德、克雷格 · 巴克,北京時代華文書局,二○一八年八月】

相信聰明的讀者都知道A才是正確的育兒觀念,然而,在現實生活中,也不乏B育兒觀念的父母(操控型)——《原生家庭》五種有毒父母中(操控型、酗酒型、身體虐待型、言語虐待型、性虐待型),最不容易被察覺的一種。操控型父母分兩種:直接操控一般是強制性的,常包含威脅、恐嚇和羞辱;而間接操控則多見於軟性的情緒勒索,例如:你這樣媽媽很傷心;你這樣做才可以獲得支持;你這樣讓爸爸死不瞑目等。被控制的子女長大後,會不知不覺間形成焦慮、恐懼、完美主義等心理缺失。

要如何擺脫原生家庭的操控?首先,子女不應盲從父母的意願,面對操控時,不要太多情緒反應,但可作非辯護性回應:表示理解父母的感受,會認真思考建議,遺憾自己不認同此想法,抱歉讓其傷心失望。如果父母的操控傷害已成,也可自救,但“原諒不能解救受害者”,作者認為最終要做到釋懷:打開心結的三部曲是允許忿怒、表達忿怒和轉化忿怒,我們可以透過給父母寫信,向父母、親友、心理治療師告解,以學習、分享、實踐等助人自助的方式治療傷痛,讓遺憾成為自己成長的動力。

“虎毒不吃兒”,多數父母的教育都是用心良苦的,然而“我都是為你好”不能成為操控子女的借口。反思自己的原生家庭,避免重複犯下或是自我意識不足下的無心之失,是此書給我最重要的提醒。

文章刊於澳門日報:http://www.macaodaily.com/html/2022-04/15/content_1590406.htm